恒耀官网注册 7月M2增速环比回落0.4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同比少增631亿元;专家:信贷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并没减弱
发布时间:2020-09-16 16:43:01

8月11日,人民银行公布2020年7月金融统计数据、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及增量数据。

数据显示,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12.55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增速比上月末低0.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9.12万亿元,同比增长6.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4个和3.8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Wind、东方金诚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9927亿元,同比少增631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73.33万亿元,同比增长12.9%,社会融资规模融增量为1.6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4068亿元。

 数据来源:WIND、东方金诚

M2增速环比回落0.4个百分点

具体看来,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12.55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增速比上月末低0.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9.12万亿元,同比增长6.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4个和3.8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99万亿元,同比增长9.9%。当月净投放现金408亿元。

关于M2增速回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从原因上看,本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较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别少增8173和673亿元,减弱了信贷派生能力。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经济出现积极改善,政策层面开始强调货币政策要精准导向,保持金融总量适度、合理增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M2增速下降,主因在于:

一是货币政策由抗疫期间的“紧急”模式切回“稳健”适度的轨道上,流动性调控更强调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同时注意把握好节奏、优化结构。

二是信贷增量低于预期,信贷增速由13.2%回落到13.0%。

三是虽然6、7月债券发行为特别国债一定程度让路,但实际情况是市场债券到期量也较大,由此推测金融机构购债渠道的信用创造可能低于预期,这一点在社融中政府债券环比下降也是相互印证的。

本月M2增速高位回落,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主要原因在于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速下滑0.2个百分点后,派生存款增速随之放缓:可以看到,居民和企业存款分别较上年同期多减约6100亿和1600亿。财政存款季节性回升转正,但在下半年财政发力稳增长背景下,当月财政存款仍比上年少增约3200亿,对M2增速起到了一定的正向拉动作用。总体来看,本月M2增速回落,体现了近期监管层强调下半年“总量适度”的政策取向,意味着货币政策正在从上半年疫情冲击最严重时期的偏宽松状态退出,逐步恢复常态化。

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927亿元

数据显示,7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9927亿元,同比少增631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757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51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6067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264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421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968亿元,票据融资减少1021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270亿元。

对此,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表示:“7月的信贷数据从总量来看或许不好。”他认为,从结构上来看是另一回事,7月企业新增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达5968亿元,而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大幅降落,反映的是信贷投放偏紧之下银行调节信贷结构,优先投放个贷和企业中长期贷款,而大幅压降低收益的企业票据贴现和短贷。

温彬表示,从结构上看,本月信贷增长低于预期,但结构有所优化,信贷少增部分主要由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少增贡献,中长期贷款整体不差。他进一步分析指出,企业部门新增人民币贷款2645亿元,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但比上月少增6633亿元,主要原因是短期贷款比上月减少2421亿元,相当于少增6472亿元。短期贷款减少主要由于近期加大了资金违规使用的监管力度,严控经营性、消费性短期贷款进入楼市空转套利。而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5968亿元,虽较上月少增,但比去年同期多增2290亿元,加大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中长期信贷支持力度的政策导向发挥了积极效果。居民部门新增人民币贷款757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新增1510亿元,比上月少增1890亿元;中长期贷款新增6067亿元,基本与上月持平,比去年同期多增1650亿元,说明前期被抑制的购房需求逐渐释放,在消费贷款严控入楼市的形势下,按揭贷款的需求仍然比较旺盛。

王青表示,7月人民币贷款环比季节性少增,同比则为年内首度少增,“总量适度”政策影响初现。不过,剔除非银贷款后,7月人民币贷款同比仍为多增,显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并没有明显减弱。值得注意的是,7月市场利率延续上行,票据融资连续负增;而在政策引导和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改善推动下,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保持较大幅度多增。

此外,数据显示,7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803亿元,同比少增5617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7195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1.55万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4872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1.8万亿元。对此,温彬表示,主要是因为在季初月,居民和企业存款通常转为表外理财,再叠加股市回暖、基金发行规模加大,对居民和企业存款进行了分流

社融增速小幅上升

数据显示,7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73.33万亿元,同比增长12.9%,社会资规模融增量为1.6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4068亿元。

具体看来,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64.92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为2.41万亿元,同比增长9.6%;委托贷款余额为11.21万亿元,同比下降4.9%;信托贷款余额为7.18万亿元,同比下降8.2%;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3.6万亿元,同比增长8.9%;企业债券余额为26.98万亿元,同比增长21.1%;政府债券余额为42.07万亿元,同比增长16.5%;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为7.72万亿元,同比增长7.5%。

唐建伟表示:“社融增速进一步反弹,体现了货币政策‘稳货币+宽信用’的组恒耀平台登录合调控特征。”其原因:

一是直接融资对社融增速的支撑基本稳定。Wind数据显示政府类债券(国债、地方政府债)7月共发行1.17万亿,而社融中政府债增量仅5459亿。可见7月政府类债券到期规模较大。结合企业债,社融中直接融资9057亿,反而较去年同期少增907亿,对社融增速小幅拖累;

二是7月表内融资新增9776亿,较去年同期的7865.2亿明显增加,对于社融增速形成一定支撑;

三是表外融资虽然本月负增长2649亿,但2019年同期负增长幅度高达6224.99亿,仅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一项即同比少减3432亿。由此产生的“基数效应”也对7月社融增速的上行产生了重要贡献。

王青认为,7月社融环比显著少增,除人民币贷款少增外,当月表外票据融资、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融资增量也明显不及上月。7月社融同比保持多增,主要原因是投向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以及表外融资大幅少减。不过,当月特别国债集中发行,但地方政府债和一般国债“让道”现象明显,政府债券融资总量不增反降;融资成本上升后,企业债券融资同比也出现较大幅度少增。

温彬认为,总体来看,货币增速的回调、信贷期限结构的调整、社融增量的放缓,既与趋势性因素有关,也说明了货币政策精准导向逐渐发力,这不仅有利于对实体经济精准纾困,也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下阶段,货币政策的重心将从总量宽松转向结构优化,降准、降息的概率降低恒耀平台注册,更大程度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一方面,保持金融总量适度、合理增长。另一方面,继续用好直达实体经济货币政策工具,加大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中长期信贷的支持度,严控资金空转套利,并提前做好金融风险处置和防范,为经济恢复发展营造安全稳健的货币金融环力境。